孙远强

联系我们

姓名:孙远强
手机:13008337939
电话:023-68447406
邮箱:545749130@qq.com
证号:15001200310454463
律所:重庆捷讯律师事务所
地址:重庆九龙坡袁家岗中新城上城5号楼14搂(袁家岗轻轨站旁50米)

首页: 律师文集 > 金融理财> 正文

金融理财

古井集团前董事长王效金当庭承认受贿

来源:重庆投资财税筹划律师   网址:http://www.gszclawcq.com/   时间:2017/2/22 14:21:20

备受关注的古井集团前董事长王效金案,于7月24日在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在庭审现场,除四川省君乐酒厂李宗义的行贿事实外,王效金承认大部分受贿情节,表示并无异议。

  2007年4月,王效金被双规,随后古井集团及其子公司多名高管被相关部门调查,演变成古井窝案,目前涉案的11人均已过堂,且分别获刑。检察机关指控王效金的罪名均为受贿罪,行贿人多达20人,共计非法受贿人民币508万元、美元67万余元、港币5万元。但此前颇受关注的委托理财造成古井集团巨额损失,以及饱受争议的古井改制都未曾涉及。

  与供应商的16年“金钱友谊”

  王效金最早一笔受贿发生在1991年,当时,四川省君乐酒厂向古井酒厂供应浓香型散酒,为巩固业务关系,君乐酒厂厂长李宗义来到王效金的办公室,送给王效金人民币5万元。

  从1991年到2006年的16年间,在王效金的帮助下,该酒厂一直向古井集团供应散酒,价值约1.7亿元。

  1993年中秋节前,李宗义为感谢王效金在君乐酒厂向古井酒厂供应散酒数量、价格以及货款回笼等方面的支持,先后7次送给王效金的人民币66万元、美元1万元。

  1999年3月,古井集团即将转型生产酱香型白酒,全国春季糖酒交易会上,王效金将这一信息透露给李宗义,并告诉他,仅选定一家酱香型散酒供应商。在王效金的帮助下,四川君乐酒厂被定为古井酒厂酱香型散酒的唯一供应商。为了感谢王效金的关照,李宗义送给王效金20万元。

  从1998年5月开始,两人约定每吨散酒王效金提成500元。2005年6月,因为原材料上涨,李提出,散酒价格上涨2200元/吨,而王的提成增加至2000元。从1998年到2006年12月,王效金累计提取的好处费共计55万余美元。

  因为王效金之子供职于荷兰银行,有完成存款任务指标,王效金找李宗义将这笔钱存入该银行,但户名仍然是李宗义。王效金和其辩护律师认为,55万美元只是口头承诺,并未兑现,不构成行贿要件。

  11人延续同一犯罪模式

  王效金曾是安徽亳州当地的新闻人物,他带领一家乡间小厂成长为全国第二大白酒企业,并成功走向资本市场,公司资产从1000多万元扩大到近50个亿。该厂一直是亳州市的纳税大户,在最辉煌的时候,所交利税超过亳州市地方财政收入的1/3。

  出生于1948年12月26日的王效金曾插过队,当过工人,36岁时调入亳州古井酒厂任生产副厂长,两年后任厂长,后任古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,并担任亳州市政协副主席。至案发,王效金为古井效力22年。

  从检察机关的指控来看,王效金时代的古井集团,腐败链条已经深入骨髓,从已经宣判的11人中,绝大部分人都延续了同一犯罪模式。

  除了与李宗义长达16年的“交情”外,古井酒的高档酒包装盒等包装、经销、广告业务承揽、甚至房屋装修等每一个环节,都有行贿人为了感谢或者获得业务而向王效金行贿,时间从在1991年10月持续到2007年3月间,而王效金无论是1万元还是数十万元都给予笑纳。

  这些受贿金额中,占到很大比例的是经销商对王效金的“感谢”。

  合肥永安糖酒公司董事长戎先友从1993年起开始经销古井系列酒,到1996年业务年逐渐增大。为感谢王效金在提货和结账方面给予的关照,特别是批给其平价酒,1996年春节前的一天,戎先友来到古井集团王效金办公室送其2万元。

  2001年5、6月份,原合肥神科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沈超开始经销古井老八大酒,因当时古井集团老八大酒广告宣传一般,老八大酒销路不好。2002年6、7月份的一天,王效金到合肥出差时,沈超到古井大酒店王效金所住房间送其人民币2万元,请求加大对该酒在合肥市场的广告投入,王效金表示会给予支持。

  在涉及多达20人的行贿事实中,多笔款项都发生在王效金的办公室、家中,或者出差时入住的酒店。

  在庭审现场,除四川省君乐酒厂李宗义的行贿事实外,其余大部分受贿情节,王效金均直接承认,表示并无异议。此外,他一再强调自己主动交代,并退还涉案赃款,希望能宽大处理。

电话联系

  • 13008337939
  • 023-68447406

扫扫有惊喜

微信扫一扫!